那年初一

2020-05-22 09:22:56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那年初一,关于大年初一风俗的介绍

又是大年初一了。早上睁开眼睛,外面已是鞭炮齐鸣。朦朦胧胧中仍感觉到昨天过年的劳累和疲倦,懒懒地不愿起床,回想起小时候初一这天的事情。

小时候,初一早上一醒来,就跑到年夜放过鞭炮的红色残堆里,拣没响过的炮仗,把褂兜装得鼓鼓的,一个一个从中间掰开点燃,看火星对喷。往往把木制的炕沿烧糊,引来母亲的一顿训斥。但这阻止不了玩的乐趣,只是换个地方玩罢了。

早饭母亲熬了大米稀饭,吃年夜剩下的白面皮饺子,再补点腊月就备下的白面豆包或馒头(好像白面的只吃几顿,就改吃黄米面年糕和豆包了,饺子也改吃荞面皮的了)虽吃年夜剩菜,但也是只有过年才吃到的,无形中比平时吃得香甜,早饭多吃好多,过年的幸福仍在延续。

饱饱地吃过早饭,邻居家大人孩子就来拜年了,那时邻家不给孩子压岁钱,只给装上一把糖或一两个水果,大人们抽着旱烟、喝着茶水、吃着瓜子唠嗑,说着昨夜谁家“二踢脚”响,谁家放鞭早,家里谁吃到饺子里的钱等等。

我们孩子们则互相观看新衣服、新鞋子,显摆几分几毛的压岁钱,比谁撑到放鞭炮还没睡着等。我的钱常常会多,因为父亲在过年的时候特别开心,对我们也特别和善,不停地给钱(虽然多为分币)还有,腊月家里蒸干粮、煮骨头等等,天天要给大灶子烧火,我就成了烧火丫头。父亲就给钱奖励我,好像因为知道我不乱花钱,给我的钱总比给弟弟妹妹的多,我也觉得虚荣得到了满足。

初一早上,我对家里来的人,基本采取应付的态度。胡乱给来家的叔叔婶子姑姑姐姐拜过年,就急三火四地跑到好朋友家拜年了,名为给她父母拜年,实为聚集伙伴去了。等小伙伴们聚齐了,就结伙去挨家挨户拜年,村头到村尾一家不落,常常兜里的瓜籽满到装不下,我们嫌一个个吃太麻烦,就一把把放嘴里嚼,嚼得满嘴黑糊再吐掉。

遇到个别不热情的人家,我们去了,人家还没起床,显出极不欢迎的样子,我们只好讪讪地问个好,跑出门去还要议论几句,现在想想就好笑。

初一是绝不干活的,自己的活在腊月就已经加紧赶出来了,为的就是正月里逍遥自在。串了一上午门子,午饭后,就闲极无聊了。不知哪里弄来牌,几个伙伴围在一起“打碟子”不知是不是这几个字家长也难得我们消停一会儿,没有人理会我们。

时间到也飞快,一转眼天就黑了。我们又活跃起来,回家拿出瓶子罐子纸糊的各色手工灯笼点燃,走街串巷跑起来,引得满村狗吠。时而被家长吼几声,远远地躲开来,再变着花样玩。大冷天竟然跑得满身流汗,停下来的时候,棉袄棉裤凉冰冰地贴在身上,才傻傻地缩紧脖子。一瞬间,又被什么新的玩法吸引到忘我了。

不知什么时候,村子静下来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小伙伴一个个都回家了。只剩下我一个孤单单地走在黑黝黝的巷道里。害怕得头皮发麻,脖颈僵直(不敢回头,认为身后有鬼在追)地飞奔到家,家里也是一片漆黑,只给我虚掩了大门、屋门,我抖抖索索地一道道关起来,极轻地摸黑爬进被窝,也不敢道一声害怕,生怕惊醒父母,又因贪玩引来一顿训斥。

小时候深夜独归的经历一定很多,在心底留下了阴影,以至于现在仍有梦魇。但如果能重回童年,也绝不为做过的傻事后悔,毕竟,童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忆里的快乐是那么那么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风俗

中国自古就有重视风俗的传统,“为政必先究风俗”、“观风俗,知得失”是历代君主恪守的祖训。统治者不仅要亲自过问风俗民情,还要委派官吏考察民风民俗,在制定国策时以它作为重要参照,并由史官载入史册,为后世的治国理政留下治理风俗的经验。风俗是特定社会文化区域内历代人们共同遵守的行为模式或规范。风俗的多样性,是以习惯上,人们往往将由自然条件的不同而造成的行为规范差异,称之为“风”;而将由社会文化的差异所造成的行为规则之不同,称之为“俗”。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正恰当地反映了风俗因地而异的特点。风俗是一种社会传统,某些当时流行的时尚、习俗、久而久之的变迁,原有风俗中的不适宜部分,也会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改变,所谓“移风易俗”正是这一含义。

宁波癫痫病医院
防城港治疗男科费用
安庆治疗妇科费用
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内癜风医院哪家好
佛山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好的白癜风医院
西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