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神第六十六章疤痕上

2020-01-24 10:01:56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赐神 第六十六章 疤痕 上

这一次,骨冷聂星辰可算是真的把底牌都用出来了,可是他发现就算自己再强一些,他还是打不过餍魇,排名第二的魔兽可不是那样随随便便就能够击败的,刘翎儿已经变成了人类形态,她在人形态的聂星辰身上包扎好伤口,三天化血丹的疗效还在,虽然很薄微,可是刘翎儿已经觉得很好了,现在要是再加上别的药物,反而会继续成为聂星辰的负荷,有时候好东西过多并不代表就是好。

重痕铁甲龙盖浪儿看着昏睡的聂星辰,当他看到聂星辰左臂上的双月纹时,眼睛冷了一下,是啊,餍魇的撕天爪怎么可能那样容易就被聂星辰挡住了,他可是将双月纹都挡在身前了,没想到双月纹也没能完全挡住餍魇的撕天爪,好可怕的魔兽。

其实并不是双月纹就不如撕天爪,而是聂星辰和餍魇的等级相差实在太大了,要知道聂星辰只是一名二品宇师,就算在骨冷状态他也不过是没有品的宇尊,只要他再成长些,或许就真的能够凭借双月纹能够挡住排名第二魔兽的攻击了吧。现在的双月纹已经碎了,能否修复的好,未来还不可知。

苏天坐在盖浪儿旁边,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初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个人,没想到这个可怕的家伙竟然也和聂星辰有这么大的关系,他们现在五个人就坐在地面上,双月狼的问题他们想在并不担心,餍魇的可怕威压还在上空飘散着,可以説,这就是一道保护符。

刘翎儿在这个时候皱起了眉头,她在担心一件事,那就是聂星辰一开始説出来的他们并不怕魔兽双月狼,他们担心的是周围的少年,“盖大哥,麻烦你背着星辰,我们要转移”重痕铁甲龙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再加上聂星辰给他输送的三天化血丹的能量,他其实已经达到了九成实力,重痕铁甲龙身上散发嗤嗤嗤的声响,原本黑色的鳞片和尖刺都收回体内,“我懂了”。

白羽一马当先,八人很快就来到了破坏现场,周围的树木都从腰间折断了,地面上还有一滩滩血,还有一个深坑,“聂星辰死了?”长棍少年问道,这么惨烈的地面再加上餍魇的可怕实力,他们想不出聂星辰还能活,他们可都看到了聂星辰被打飞了下去,白羽皱着眉头“很有可能”玄轩摸摸地面上的鲜血,这时候两道身影也出现了。

白羽并不认识二人,但是玄轩认识一位,那就是葛婷婷,是的,不仅是白羽来了,就连蓝如一语和葛婷婷同样来了,“聂星辰呢”葛婷婷一针见血的问,玄轩摇摇头,“不知生死,就连他的几名伙伴也消失了”蓝如一语苍白色的脸庞看着玄轩,“他不会死的”,玄轩扭过头“或许吧”蓝如一语攥紧拳头,“我们走”蓝如一语都把聂星辰当成对手,不过突然让他失去目标他竟然能有些受不了。葛婷婷妖媚的一笑,“走吧”。

蓝如一语很想和聂星辰打一场,他觉得就算是聂星辰要死也一定是死在自己手里,要么,自己死在他的手上也可以,他不会相信聂星辰会死。现在他们就是趁着双月狼还没有从餍魇威压中反应过来,他们要突破包围圈。

盖浪儿背着聂星辰,刘翎儿则观察着四周,双月狼并没有追击他们,它们一个个都夹着尾巴,全身颤抖着。苏天则保护霜儿,这个xiǎo女孩儿一下子脑子里接受这么多的事情,真的有diǎn受不了了,不过,这样一来对她未来帮助很大。

“水,水”刘翎儿一惊,是聂星辰在要水喝,他们已经走了一个xiǎo时了,周围的双月狼几乎都看不到了。盖浪儿把聂星辰放下来,“我去打水”刘翎儿diǎndiǎn头,她从腰间取出来一个粉色的手绢,擦擦聂星辰额头上的汗水,又是重伤,刘翎儿真的很心疼聂星辰。苏天也把霜儿放下来,“翎儿姐,聂大哥不会有事吧”霜儿看着苍白脸色的聂星辰,她也同样看得出刘翎儿眉头上带有一丝焦虑。

刘翎儿把聂星辰额头上的汗水擦完,笑着对霜儿説“当然不有事了,他很快就能好起来的”霜儿接过手绢也给聂星辰擦了擦,“聂大哥真的好厉害,比苏天厉害”説完白了一眼苏天,看来在这xiǎo妮子心里苏天当时表现实在有diǎn差劲,苏天满脸黑线,看来以后他要露diǎn本事了,不然这xiǎo妮子不知道怎么看自己呢。

刘翎儿看着霜儿撅嘴的样子,她们一样大,只相差几个月,当然明白霜儿的心理,刘翎儿眼睛闪过一丝狡黠,“要不,我把星辰送给你吧”説完这句话,霜儿脸一下子红了,完全不敢看刘翎儿了,她不喜欢聂星辰是假的,可是那种喜欢不是爱,而是崇拜。在一旁的苏天一个大眼一个xiǎo眼的的看着微笑的刘翎儿,有些不愿意,这不是明显拆他的台啊,“怎么样考虑考虑?”刘翎儿继续加大一把火,霜儿捂住自己的脸,“翎儿姐,他永远都是我的聂大哥”。

刘翎儿掩面也笑了起来,“怎么害羞了?”苏天赶快走过去,“霜儿,你不是也要喝水啊,走吧我陪你去”霜儿知道苏天帮自己了,给了苏天一个感激的眼神,“翎儿姐,那我们去了”刘翎儿笑的更厉害了,“去吧去吧”霜儿连忙走了几步,苏天苦笑了几下。

不一会,盖浪儿就跑着回来了,将水袋里的清水慢慢灌到聂星辰的口中,刘翎儿为了让聂星辰更舒服些,就让他再次枕在自己的大腿上,“醒了,”刘翎儿看着刚睁开眼的聂星辰,“翎儿我们”话还没説完,刘翎儿就继续説了,“你不用担心了,我们不仅安全了,还脱离了双月狼的包围圈”聂星辰听到这句话顿时放心了。

苏天和霜儿回来的时候,很轻很轻,生怕打扰到聂星辰,盖浪儿则一句话也没説,有些话只有心里记住了就足够了。刘翎儿并没有让聂星辰説太多的话,就让他继续休息了,聂星辰自己都觉得很险很险。

他一直在认为,要不是自己得到了双月纹,又怎么可能挡住了绝大部分餍魇的撕天爪,要不是自己吞下了三天化血丹,自己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要不是自己突破到二转照天耀,留在自己胸膛上的就不是一个狠狠地抓痕了,那就有可能直接把自己打穿了,在这里还有两个人的帮助,一个是刘翎儿,还有一个就是盖浪儿。聂星辰摸着胸膛上凹下去的爪印,他一辈子也不会忘掉。

盖浪儿再次悄悄的离开,他去找diǎn食物,现在的他有diǎn不敢面对聂星辰,就连他也説不上来,或许他还的离开吧,苏天看着盖浪儿,在脑海里想到,自己和他在聂星辰面前永远突出不了自己的光diǎn吧,是不是自己也要选择离开呢。他们两人都是追求强者之路,在聂星辰身上有太多的闪光diǎn了,这些闪光diǎn都把他们原来有的光芒全都遮挡住了,他们也有傲气,这种傲气不允许这样一直存在,他们只有离开,突破自己,到那时再见到聂星辰时,会好很多吧。

万载县妇幼保健院
重庆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治疗盆腔炎方法
湛江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