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召唤 第三百四十八章 前往血海岭

2020-02-15 21:01:35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乾坤召唤 第三百四十八章 前往血海岭

清冷的月光如水,倾洒在荡芒群山的火山丘区域内。远远眺望,数座偶尔溅射出火红岩浆的火山口在黑夜里显得特别耀眼,交织出一幕颇为壮观的璀璨画面。远处时不时传来一道清晰可闻的兽吼声,倒是为这片死寂的区域增添不少生气。

四个人就这么相顾坐着,气氛略显得有些沉闷。某一刻,张浩怀内一阵蠕动,xiǎo五滚圆的脑袋探了出来,睁着大眼睛扫视一圈四周。终视线转移到大莲的心口处,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即刻瞪得像铜铃,而后只见他xiǎo腿一蹬,顿时化为一道流光,砸向前者的怀里,待终环抱着一枚巨肉后,xiǎo爪子微微搓动着,一脸陶醉的神情。

伸出手掌揪住xiǎo五的脑袋,见到对方呲牙裂嘴的挣扎着,两只xiǎo爪子却是死死抱住自己的某个部位,大莲嘴角抖动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xiǎo浩的幻兽。这孩子自xiǎo就严重缺少母爱。”

看着xiǎo五那一副嗜奶如命的模样,胖子满脸语的解释道:“看这模样,似乎是在你身上寻找到了母性般庞大的依靠。”

“xiǎo五回来,别闹

。”

听到张浩脸色严肃的招呼自己,xiǎo五顿时泪眼汪汪的松开了xiǎo爪子。见到这模样,大莲也不由嘴角旋起些许笑意,伸出巨大的手掌直接将前者拦到怀里,道:“又不碍事,喜欢老娘説明这xiǎo家伙有眼光,爱呆着就呆着吧!”

见大莲如此开口,接触到xiǎo五那偷瞄而来的幽怨大眼,张浩苦笑的diǎn了diǎn头。见状,xiǎo五眼中闪出一抹亮光,连忙转身扭着肉肉的屁屁朝大莲右侧的上攀爬过去。

xiǎo五的出现和举动将之前压抑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见得几人的脸色皆是有些好转,禅乾沉吟半晌,这才开口道:“大莲体内的树心在数千年间,数十次乃至上百次的强行迫出高境界的能量,肯定也在退化过程中,不得已融入天地间许多斑驳的杂质。若将这些杂质洗练出去,甚至要弥补回饱受摧残的树心所丢失的本源木元气,火元灵确实是再好不过的选择。而邪师家族背地里屠杀那些树奴,却帮助了培养出树奴的主人,也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

“一枚火元灵的孕育少説千年,难道邪坤早在千年前就开始了准备?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或者是因为巧合,碰巧被大莲赶上?”思索半晌,禅乾仍是迷惑不解。

“邪轩或许是在大莲和xiǎo莲身上动了手脚,后续要接着耍什么阴谋?毕竟他的实力现在要高出您一筹。”想起刚才一直被监视,而禅乾却并未提前有所察觉的事情,张浩凝声道。

“老夫明白你的意思。邪轩的实力是比我高出不少,但在这方世界,以老夫的神魂力敏锐度,即便是邪坤亲自出手,都不可能瞒天过海。老夫能肯定,大莲和xiǎo莲身上没有一丝邪气。”禅乾兀定的道。

“我才不相信那群畜生会这么好心的帮咱!”胖子在一旁撇了撇嘴,冷哼道。

“但事实确实如此!看来想要得到答案,咱们有必要前往血海岭一趟了!”终,禅乾也捋不出任何头绪,而心中隐约泛起的不安让他清楚,邪坤此番举止绝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好心。

这般想着,禅乾的心底莫名冒出一个胆颤心惊的推断:“难不成是封印已经达到随时崩溃的可能,而邪坤害怕了,现在是想要示好,欲要联合起来对付本体?”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禅乾便不禁觉得浑身如坠冰窟。在神界都是数一数二存在的邪神,如果当真破开封印,哪怕沉睡了万年,哪怕再怎么虚弱,料想毁灭整个召唤师世界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

“必须赶紧从七煞莫极阵中找到那一座隐藏封印裂口的大阵!”

坚定了这个想法,禅乾连忙开口:“大莲,你可有办法带我们进入血海岭?咱们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必须得弄明白那帮邪师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如果是以前,我倒可以借助环境隐藏你们的气息,潜入血海岭。但现在多只能发挥出七重大成幻体实力。而且那邪轩总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要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进去恐怕不太可能。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见后一句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大莲认真的道:“让胖子抓紧时间修炼,待他晋升召唤神师境,我便可以发挥出九重幻体实力,借助血海岭四处茂密植物的环境,咱们就可以进去了!”

“噗”

一番话説完,胖子直接仰天狂喷,而一旁的张浩和禅乾是眉头一阵狠抽。即便是张浩拥有暗魂的天赋,整天拿上品圣果去堆,恐怕突破神师境界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何况胖子?真等到那么一天,説不定邪师家族早就在邪坤的带领下进入神界了!

“这样吧!老夫先去探探底。料想xiǎo心一些的话,应该不会引起邪轩的注意。即便被发现,他也难奈何得了老夫!”

“师傅,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行。现在不同往昔。凝结了身体,老夫便与这方世界有了联系,自然也有了专属气息,那邪轩实力不弱,一旦被发现,带上你的话,老夫没把握保证毫发伤的撤离。”

话罢,禅乾手掌一握,一股极为柔和的乳色力劲便在翻滚中形成一颗xiǎo球,然后他心神微动,脑域内顿时飘出一缕虚幻的神魂力缓缓融入球内。

xiǎo球成形,禅乾手掌一送,递给张浩,开口道:“你们在血海岭附近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这期间可以随时通过这枚魂球与老夫联系。记住,球内封存的神魂力只能沟通两次,若不是特殊情况,莫要胡乱使用。”

伸手接过禅乾手里的xiǎo球,张浩重重diǎn头,道:“记住了!”

确定了行动计划后,几人也没有再浪时间。半个时辰后,在荡芒群山山脚下,禅乾单独离开前往血海岭,而张浩三人则是在大莲的带领下,沿着附近的森林朝血海岭山脚附近潜行过去。终,三人在血海岭右侧一处山涧内寻得一处颇为隐秘的山涧。

站在山涧dǐng部一座巨石之上,张浩放眼眺望着不远处那座隐约显出身形的古老山脉,眼中不由泛起些许沉重之色。尽管从没有踏足过这座标注着血海森林优越的修炼圣地,但距离这么远,张浩便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戾气的血腥气息从其中远远散发出来,让人不由觉得心脏一阵压抑。

“耗子,想什么呢?”

一个箭步跳上张浩所站的巨石上,胖子扫视一眼不远处抱着xiǎo五胡闹在一起的大莲,轻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扭头瞥了一眼胖子,看出对方自契约大莲和xiǎo莲后,一直留下的心结也随之解开,张浩心神放松之余,轻叹道:“从一开始进入幻兽塔到现在,我总觉得论什么事都似乎被人牵着走一般,包括这次大莲的事也是一样。之前曾听那位墓穴老前辈提过,大莲和xiǎo莲在后一次正邪幻师大战前,一直以一尊参天巨树的形态生活在血盘崖深处,而随后才被一位高人diǎn开封存在躯干内的灵智,化为人身。要知道,大莲和xiǎo莲来自神界,是谁能知道她们的存在?”

“耗子,你的意思是这个高人有可能是邪坤?”联想起大莲在血海岭的经历,胖子顿时明白了张浩话中的意思,奇异道。

暗暗diǎn了diǎn头,张浩长长呼出一口气,并没有否定:“师傅听了大莲在血海岭的事,在沉思时眼神阴沉不定,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但却并未提起。”

“难道禅大师和邪坤之间会不会有啥什么秘密不想让我们知道?”

听到胖子这般胡扯,张浩嘴角不由一抽,道:“不管有啥秘密,师傅和邪神之间都是不死不休的敌对关系。或许有些事他不説出来,多是不想让我们背负太大的压力吧!”

“説的也对。”胖子轻轻diǎn头。

就在两人沉默下来后,大莲手掌如拖着婴儿般抱着趴在怀内的xiǎo五,乐呵呵的走了过来:“这xiǎo家伙挺可爱,以后就跟着老娘吧。”

“xiǎo五也很喜欢你,恐怕以后不让他缠在你身边都不行。”

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张浩也是能够看出,大莲和xiǎo莲一样,都是心性极为纯朴的人,只是两人的脾气天壤地别,这会儿见其对xiǎo五颇有一些好感,他也是微笑回应道。

“这xiǎo东西,有了欢就忘了老人。真是将“有奶便是娘”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表现的淋漓尽致。哎,可怜了胖哥一个温暖的xiǎo怀抱,以后估计是难再吸引这xiǎo家伙了。”

望着不断扭着xiǎo肥臀,满是得瑟模样的xiǎo五,胖子伸出手指戳了戳对方软软的肚皮,这一路来几个月的时间xiǎo五只要出现在外面,就一直呆在他的怀里。深知对方如今黏住大莲原因,胖子倒是颇有一些惆怅,毕竟前者那两枚巨大肉连阅女数的他都不得不为之惊叹。

“嗡”

听了这话,张浩语的摇头苦笑。而几乎同时,他的脸色却是微微一正,连忙挥手一甩,之前禅乾留下的xiǎo球便出现在掌内,此刻那xiǎo球上正在一闪一闪出乳色的光晕。

牵出一缕神魂力微微侵入xiǎo球内,半晌后,张浩缓缓睁开双眼,抬头望向隐在夜色中的血海岭:“血海岭有蹊跷,师傅潜进去后,发现上面竟空一人,让咱们马上赶过去。”

“那还等什么,这就走吧!”

説着,张浩朝大莲和胖子微微diǎn头,三人的脚掌几乎同时用力,顿时化为三道箭矢,朝血海岭的方向奔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