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血圣皇 第237章,命运的枷锁(上)

2019-10-15 12:36:44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紫血圣皇 第237章,命运的枷锁(上)

心底虽然痛恨这个老头,都灵却无可奈何,她说不救,只是想等着夫子救,哪想得到这个老头宁肯看着世界毁灭,也不动一根手指头。

平心静气,都灵一抬手,眼前的景色突然变了,出现了无数根细线,每一根都透着诡异的气息,连夫子看到这些细线

,都若有所思。

原本平静的细丝,此时却有些杂乱,本来平行,却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开始汇聚到一处。

比起之前那一次她拨动这些细线,这次她的手变得很纤细,而不是那么胖乎乎的,相同的是,两次拨动这些细线,她都是在救一个人。

但这一次都灵的力量更强,拨动起来却更加艰难,只是轻轻的移动了一小片位置,便满头大汗,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

“为什么要这么傻啊,明明可以很轻松的,却偏偏要这么傻。”都灵拨动第二根细线时,口中呢喃。

除了夫子之外,好像没有人知道她在说什么,而这世上也只有夫子知道她在做什么,可即便换做是夫子,也不敢去碰那些线。

就这样一根根的将细线拨弄回原来的位置,看起来杂乱的细线终于清明了一些,可都灵的手却颤抖了起来,白皙的指尖,出现了一道道印记,让人很是心疼。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山海关的那座山下。

被遮掩住的桥,以及那彼岸花,突然释放出炽烈的光芒,秦墨的身体也重新浮现了出来。

石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好像有一股冥冥的力量,在改变着既定的一切,将未来扭曲了方向。

包爽等人也都看着眼前的变化,发现那座桥开始变宽,彼岸花也开始长大,原本堵在桥头的魂灵,因为桥的变大,开始疏通。

可这并不能改变这些魂灵累计旋窝的速度,因为走来的魂灵越来越多,这还只是山海关内死去生灵所化魂灵。

盘雪儿似乎感应了什么,她再次睁开眼睛,她眼中浮现出了光芒,而后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未来……改……改变了!”

听到他的话,包爽几人都看了过来,黄莺问道:“他死了没有?”

“不知……不知道。”盘雪儿的眼里的光再次黯淡了下来,她看着那巨大的旋窝,“不过,桥变得越来越大了,未来居然真的会改变!”

他们没有空去询问盘雪儿了,都看向了旋窝,发现这旋窝中的桥,真的变得越来越宽,走过桥的魂灵也越来越多,似乎看到了希望。

可他们回首,看到依旧充斥着空间的魂灵,以及那不断涌入进来的魂灵,脸色却又黯淡了起来。

更何况,即便秦墨真的恢复过来,他还能够找到自己吗?在无数记忆的冲击下,他的记忆恐怕早已经不知道飘到何处,也许已经瓦解也说不定。

想到的可能再次让他们心底一片y霾,如今他们真的只能看,而无法改变什么。

山外,当那旋窝形成时,几位人皇都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山体里酝酿,尤其是无数的魂灵涌入进去,他们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出现。

直到这一刻,让他们不安的危机感突然减弱了一些,虽然只是弱了一分,却还是让他们感觉到松了一口气。

盘亘凝重的问道:“敢问道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道主却没有立即回答,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爆口道:“这种事情,也只有这个满口仁义道德老不死才干的出来,不过,这次他还真做对了。”

如果没有那句“满口仁义道德”他们一定不知道道主说的是谁,但加上这个“满口仁义道德”几位人皇几乎在时间想到了一个人。

但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算计好的吗?可是他们现在都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危机笼罩心头,这座山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墓,不断的扩张着,迟早会把整个世界都毁灭掉的。

“虽然他做对了,不过,因此而产生的另外一些变数,却是难以承受的。”道主叹了一口气。

从他的语气听得出来,他很不忿他口中那人的所作所为,不过几位人皇也没有c嘴,因为他们没有资格去评论这两个人的任何所作所为,而且道主从头到尾,都没给过那个人好脸色看。

也就在此时,变故突起,这座屹立不知多少年的山,就在这一刹那,在他们的眼前崩塌了。

这崩塌不是一般的塌陷,而是所有山土在一瞬间,化为了齑粉,紧跟着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旋窝,里面是无数的魂灵。

旋窝下的那几个人,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当看到这旋窝时,几位人皇这才明白,为何会产生那股可怕的危机感,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旋窝。

“若是以此扩张下去,别说是山海关,恐怕整个玄黄大界,整个玄黄大陆,都会被吞噬掉的。”张家人皇满脸惊悚。

饶是他们见多识广,遇到这种危机,也不由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

“那个蠢物到底做了什么!”姜家的人皇怒道,“他想要全世界为他陪葬吗?”

其余几位人皇也是如此,说的“蠢物”自然是秦墨,只有他进入了其中,而且他总是会干出这些“荒唐”的事情来。

“不是他要做什么,而是那个老不死的在利用他做什么。”道主冷笑道,“而我,这一次成为了那个老不死的帮凶,以后怕是命运多舛。”

几人人皇立即反应了过来,想起了道主刚才的话,但依旧对秦墨充满了不忿,这个世界没有他,好像更加太平。

“快看,旋窝的中心,有一座桥,桥下好像……好像……”盘亘看了许久,在这无数的魂灵阻隔之下,即便他的神念也很难穿透过去,“那是一朵花,白色的……彼岸花!”

他们很快都看到了这一幕,脸上惊讶,只有道主平静以对,他此刻看的不是这个旋窝,而是未来的一些事情。

皇城外的那座山。

都灵的双手已经满是血迹,但她却好像忘记了手中的疼痛似的,全神贯注的在拨弄这些细线。

可是,每当他拨弄回来一根细线,再去拨弄另外一根,刚刚拨弄回来的细线,又缓缓的朝之前的位置移动。

就像是固定了运行的轨迹,让都灵满是凝重,脸上充满了担忧。

“与其强行改变未来的轨迹,不如改变某个环节,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夫子睁开眼睛,了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闻言,都灵立即想到了什么,却没有感激的意思,而是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把力量全部消耗在这里,你就能够再次镇压我吗?”

“不,不,不,我从来没有镇压过你,你的父皇也没有镇压过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夫子摇着头,继续说道,“所以,我说你还没有完全苏醒,只是你以为你醒了。”

不等都灵开口,他又说道,“不过,现在这也不是很重要了。”

“是的,不是很重要,只要能镇压我,你什么都做得出来,比起我,你更加无情。”都灵冷冷的说道。

她的手却没有停留片刻,尽管手中已经鲜血密布,尽管力量已经到了尽头,可她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

曾几何时,她十分讨厌这些世间生灵的感觉,可当她开始做这件事情,当她心底念着那个人时,她突然发现她开始喜欢这种感觉,恨不得像某些“愚蠢”的生灵一样,要为之付出一切。

她不在乎这个世界,可真的很在乎他。

突然间,她整个人都静止在了原地,也不再拨弄那些细线,好像雕塑一样,所有的表情都凝固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夫子笑了,就好像都灵并不存在一样,笑着说道:“轩辕啊,你还真说对了,只是这样,确实有些无耻。”

“不过,无耻就无耻吧,反正老子不是人,没那么多人的讲究。”夫子说完,不再看那些丝线,也不在看都灵,闭上眼睛打盹去了,这世间的生生灭灭,好似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

在此之前。

当秦墨感觉无数的魂灵冲入他的身体时,他感觉神魂被撕裂成了无数段,而这无数段中,又不断的被撕裂,每一段都包含着自己的记忆。

旋窝的冲击,让这些记忆支离破碎,彻底消失在无数的记忆的海洋里,当他浑浑噩噩的清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灿烂的星空中。

他悬浮在虚空,迷茫的看着周围悬挂的无数的光,可是除了那些光之外,一切都是黑暗的,那些光看起来汇聚成了灿烂的星河,却又很不稳固,似乎随时都会被周围的黑暗所吞噬掉。

孤独的一个人,存在这一片矛盾重重的世界中,他开口问道:“我是谁?”

于是他开始回忆,但记忆就好似被切断了一样,任何东西都无法回忆出来,他捂住了头,看着眼前和灿烂的星河,看着那无尽的黑暗,感觉是如此的孤独,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蜷缩在黑暗中,他的身体不停地颤栗着,渐渐的光在也照s不到他的身上,他身体被一团漆黑所包裹,沉沉的睡了下去……

福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宁波牛皮癣

忻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福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宁波牛皮癣医院

脑动脉硬化的症状
动脉硬化怎么得的
动脉硬化是什么原因
动脉硬化指数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