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范烈 第三十章 父子相见

2020-02-15 21:10:05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风范烈 第三十章 父子相见

无德抱着范烈带着巧儿,本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少爷苏醒,可是随着山洞中火石越来越多,他的眼睛不够用了。

他们又发现了精火石,这可是一万两银子一枚的宝贝。无德抱着范烈看着地面,心中很是兴奋:

“巧儿,快,这一枚又是精火石,快收起来,这下我们可是发财了,这一路上,我们怕是已经得到了火石千枚,就连精火石也有四五枚了吧?”

父亲的问话,巧儿没有问答,她又望了一下范烈,见少爷呼吸还是平稳,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时。她这才説道:“阿爸,咱们应该找一个地方让少爷醒过来才好。”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但这些火石和精火石这样摆放在地上,如果咱们不捡起来,别人看见了可就轮不到我们了。你放心,阿爸经历的事情比你多,少爷他的身体没有事。少奶奶这一走,才是少爷昏迷的根源,如果他早早的醒来,让我们找少奶奶,我们如何才好?”

无德的话,让巧儿一楞:也是,少奶奶被那个黑色的大鸟变成了七彩光华吸走,少爷醒来之后,一定会去找少奶奶的。

“我听阿爸的,咱们先把这可以提升少爷身体的火石捡起来,到时候少爷醒了,也要靠这种宝物提升他的身体,身体不行,少爷怎么会能找到少奶奶。”

无德有一些话没有对女儿説,在他看来,精明的女儿自从跟了少爷,就失去了很多心机。

火石和精火石这样宝贵,他们的身体也可以用。少爷没有大事,如何不多捡起一些,这种东西不但对身体有大用,还可以换取大把的银子。

巧儿又看了一眼少爷,见他没有什么异常,就随着父亲一路前行,不断的捡起地上的火石和精火石,慢慢的他们来到了凤行山的住处。

此时他们父女捡到的火石约有两千枚,精火石八枚。无德心中很是兴奋,就连他一直抱着的少爷也不觉得那么重了。

无忧此时已经醒了过来,睁开眼后,他看到一只色彩斑斓的漂亮鸟儿正看着他,心中不由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东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鸟儿。”无忧心中想着,将他的身体往后挪动了一下。

xiǎo不diǎn凤文卓醒来之后,就看到无忧带着迟疑不定的眼光看向自己,他大声説道:“大哥,你醒了?”

听到xiǎo不diǎn的声音,无忧一中之后问:“你是?”

“大哥,我是xiǎo不diǎn。”

无忧听到xiǎo不diǎn的説话,指着他説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无忧的话,这才让xiǎo不diǎn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他低头一看,满脸的惊喜:“啊!我恢复了,我成了火凤!”

“大哥,我恢复了,这太好了,太好了!”

激动的xiǎo不diǎn跳了起来。

无忧听了xiǎo不diǎn的话,咳嗽了几声説道:“恢复了?好啊,你现在比以前的样子好看多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感觉很累。”

xiǎo不diǎn这才看出,无忧大哥像是苍老了不少,他的头发以前只是微微有些白发,现在却有二分之一变的雪白。

“大哥,你的头发,还有,你的脸色苍老了不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忧连连摇头,他只是在极度的疲惫的情况下失去了意识,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一diǎn也不清楚。

凤如颜的为了带走林玉雪,运用了她的解体献祭整个族群。这种法术在她护佑族群的时间里,已经给她的身体带来了隐疾,为了在乌连星球那个化神修士到来之前带走这仙界的圣女,她用出了全部的力量。

解体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治疗,一个是毁灭。仙界圣女要化做七彩光华被吸收进她的冠羽中,必需要整个族群的生命献祭。

凤如颜必需要将仙界的圣女化做七彩光华,不然,她是走不掉的。

解体使出的结果,是全族在恢复了本来的面貌之后死去,整个族群的献祭,让凤如颜有力量将林玉雪变成了七彩光华。

她带走了仙界的圣女。

因为xiǎo不diǎn身边有无忧,无忧的一些生命力替代xiǎo不diǎn被凤如颜抽走,xiǎo不diǎn得以逃脱大难。

凤如颜走的正是时候,晚一diǎn,结局就不一样了。

看到困了他八个多月的这间密室破损,无忧高兴的説道:“快,咱们快走。”

xiǎo不diǎn连连diǎn头:“是,咱们快走,这禁元族的大本营一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这倒是咱们离开的一个机会,大哥,来,我背你走。”

説着,xiǎo不diǎn伏下身来,示意无忧坐在自己背上去。

“这怎么行,我的身体太重,你背不动的。”

无忧的话,让xiǎo不diǎn鸣叫了一声后説道:“大哥,我已经恢复了,我们火凤族和其他的族群一样,到了四级,就会有天赋技能出现,如今的我,可以飞行,可以喷出火焰,也可以大xiǎo变化。”

xiǎo不diǎn的身体随着他的话,慢慢的大了起来,原来xiǎo不diǎn的身体只有一米来长,一米多高。现在变化了之后,xiǎo不diǎn的身长足有两米,无忧坐上去,毫无问题。

“麻烦兄弟了,咱们脱险之后,你想吃什么,给哥哥我説,我管够!”

无忧的话,让xiǎo不diǎn大为兴奋,这些天,无忧背包中那剩下的面饼早已经让他吃光了。面饼的味道经常出现在他的睡梦之中。大哥这一下脱了困……,好日子来了!

无忧坐在xiǎo不diǎn的背上,xiǎo不diǎn双翅一扇,身子一晃,已经出了凤行山的住处,飞到了大街之上。

到了大街后,看到街上满地都是火石时,xiǎo不diǎn一楞,他知道,这种地上散落的火石可是族人死后所留之物。

街人一个族人都没有,只留下了这许多的赤红色的石头,难道……,一个不祥的念头升在了xiǎo不diǎn的脑海:“难道,族人都死了不成?”

xiǎo不diǎn心中惊慌,他双翅一闪,向着一个方向飞去,这正是他们王所在的中枢大殿。

一到大殿门口,xiǎo不diǎn看着大殿门口处那更多的精火石和比精火石大的发亮石头呆住了:这,这…………!?

在凤如颜次使用解体时,就惊动了大本营里的统领和大队长等禁元族人,他们感觉到了从中枢大殿传来的阵阵法力的波动,同时感到了他们心中的惊慌。

就在他们几乎同时来到中枢大殿大门时,凤如颜为了赶在乌连星球上那个化神大能之前带走仙界圣女,第二次催动了解体,随着她的这一次的解体的施展,那些来到大殿门口的族人在恢复了火凤一族的面貌之后,还来不及惊喜,就烟消云散了,他们身体中凤如颜的精血都化成了大xiǎo不一的火晶。

xiǎo不diǎn已经感觉他们一族遭了大难,难道人类从地面上杀了过来,想到这里,他用翅膀一扫,将中枢大大殿门口的各类火晶收了起来,继续飞起,转了几个地方,他又收了不少的火晶之后,却一个同类也没有见到。

xiǎo不diǎn明白了,火凤一族全族可能被灭,但是,大王去了哪里?xiǎo不diǎn知道大王没死,如果大王死去,他也会死去,这是妖兽界所有族群的法则。

王灭则全族死,妖兽王的生死关系到整个族群的生死,如果一个族群的王死去,他们的族人都会死去。xiǎo不diǎn知道他们火凤一族的王没有事情,大王没有死,但族人都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呆楞一会,xiǎo不diǎn又向凤行山的住处飞去,他心中想着是不是在那里能见到凤冰他们这几个朋友。

凤冰xiǎo不diǎn没有见到,他却看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有一个是被一个男性抱着,而另一个正在大街上捡拾着那些族人化成的火晶。

就在xiǎo不diǎn心中怒火升腾的时候,他背上的无忧惊喜的喊:“无德,巧儿你们怎么来到这里?”

无德抱着少爷,巧儿一边走,一边捡着地上的火石,在他们走到凤行山住处的时候,无忧的声音出现了。

听到无忧的喊声,无德父女两人一怔之下,看到了在一个红色大鸟背上的宁无忧。

看到了八个多月没有消息的老爷坐在一只红色的大鸟背上,面色苍老,头发也白了大半。

无德流着眼泪大叫:“老爷!可找到你了,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听到了无忧和下面人的説话,xiǎo不diǎn明白,这是无忧大哥的家人来找他了。

他慢慢的落在了大街的地面上,扭头对无忧道:“大哥,这是你的家人吗?”

xiǎo不diǎn的话,让无德父女一惊,好家伙,这只色彩斑斓的大鸟儿竟然会説话,他叫老爷大哥?”

无忧看到了无德怀中的范烈,范烈烈服用了那一枚精火石相貌有了变化,但宁烈的一些眉目还在。

指着范烈,无忧迟疑不定的问:“无德,少爷呢?他是谁?”

“老爷,少爷的身体在服用了火石之后,他的左腿也好了,相貌也变了。老爷,少奶奶却让一只大鸟,哦,就像你坐着的这只,但要比这只大,颜色是黑色的。少奶奶变成了七色光华,被吸入到那黑色大鸟冠羽中。大鸟飞走,少爷受了刺激,昏了过去,我们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避一避,就一路走来,到了这里。”

听了无德的言语,无忧急步向前,他用手拂了一下范烈的额头,大声説道:“烈儿,烈儿,醒醒,醒醒,我是你父亲啊。”

随着无忧的呼唤,范烈的眼睛无力的睁开了,他看到无忧迟疑了一下説道:“父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