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流年苍立的末世未央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45:25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当那一掌隔空打在她的身前的时候,她就没想过再活下去。  浩大的战场,刹那间寂静下来,除了那撕心裂肺的吼叫,其他的声音都被过滤掉了。  看着面前这个有着浅褐色眸子的男人,渊年突然有种知足的情绪,尽管血液在骨子里流动的声音是如此清晰,穷尽一生,换来这个结局,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抬起手再一次抚摸这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手却依旧忍不住颤抖。这些眉眼,是自己发誓要守护的东西,用几个世纪的等待,等来的,是你不变的容颜。  王,其实渊年等您很久了。    飞雪漫天的时候,我在这里    苍立山,长年飘雪,若是夏日,这里便是仲夏之雪存在的地方。这是一个雪白的世界,寒冷到,就连阳光在这里的时候,也会凝结成一层光层,看起来像是彩色的冰霜,异常迷人,若用手贴在上面,其实还可以感觉到从内到外的温暖,只不过,这种温暖需要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把一生的温暖送给你,我只奢求死的时候,你能给我的温暖气息。  这是暖菱,死在这里的人,脸上都是安详的笑。  抬起头,看着这个褐色的男子,仿佛是太阳,遮住了阳光。  我要暖菱。女子看起来还很小,不过十岁大的摸样,眼睛却里透出一股不可捉摸的神秘气息,白色裙角仿佛就是暖菱中的一员,在阳光下静静绽放,黑色的长发拖到脚跟,泛出**的光芒。  好。男子毫不顾忌用手握住暖菱的一角,来,隔着我的手一样有温暖。白皙的小手贴在那双瘦长的手掌里,冻结了几个世纪的阳光倾泻出来,把两个人都笼罩在这片光芒之中,那冰封的血液仿佛也活了过来,女子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那是多久未见的生命气息。把头靠在男子的怀里,我是谁。  你是渊年,记住,你是渊年。我是白央。  反手握住男子的手,暖菱的光芒闪耀得更加灿烂,既然你用生命唤醒我,那我就用生命陪你死亡。    王是信仰,不可替代的存在    王,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会一直在你身旁,所以让我一直挡在你身前。  黑影窜乱,白央左右纠缠着,白色的刀光剑影之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白色的世界,渊年训练他的时候,不能松手,不能受伤,不能迟疑。王,若是您受伤了,我的灵魂会受伤十倍,超过十次,我会魂飞湮灭,所以,请不要让自己受伤,若您支撑不了的时候,请让渊年替您承担一切。  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攻击,白央辗转身子,猛的吐出一口血,血液从指缝中渗透出来,染红了那透明的指甲。那身后痛彻心扉的嘶叫折磨着他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犯过的错误。转身,双手搂住渊年的腰,血色的手指在裙角里留下洗不去的痕迹。渊年,我还是没办法保护你。那样低沉的声音在这偌大的空间显得有些苍白。  渊年的裙角仿佛遮住了一切,把白央围在一个小圈子里,把他与战争隔绝起来。  白光微衬,把渊年的身子映照得更加单薄,晃晃悠悠,仿佛就快要消失一般,那透明的颜色,显得如此脆弱。王,您错了。您的存在,便是我的信仰。  您的受伤,便是对我的惩罚。    青色城墙,剪不断轮回宿命    王城上,青鸟飞过,勾起一串云飘过,风把衣服吹得像一面旗帜。  渊年,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那座山是你存在的地方,看着好像近在咫尺,却隔了十万里,眼睛是不是很会说谎。离开王城的时候,如同宿命一般,我找到了你,仿佛曾经有人告诉过我,苍立山,有着我要找的人。渊年,你信命吗?  信。渊年知道,天命不可违,就像渊人一样。渊人有着无尽的生命,但是渊人不得踏出渊谷一步,否则,等你刚刚踏出渊谷一步,不过一百年就会被暖菱吸干,再也无法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尽管有无数的渊人曾经向往外面的世界,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踏出渊谷一步。族母曾经说过,这是惩罚,渊人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主人,所以被囚禁在这赎罪。  渊年,那你只是为了赎罪才出现在苍立山的。白央玩弄着渊年的头发,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在开一个玩笑。  王,我不是上天注定辅佐你的渊人,我违抗了天命,所以被禁锢在苍立,等待一百年后的死亡。白央的手指一愣,这是出乎意料的答案。王,我没有预知天命的能力,甚至不如一个普通的渊人,你会嫌弃渊年吗?渊年扬起小脸,透明的瞳孔里充满了惊恐。  白央没有回答,把头埋进渊年的头发里,暖暖的气息仿佛那年暖菱的光芒。  渊年露出惨淡的笑容,王,请原谅我的不诚实。    冰雪相融,我用一世温暖冻结    苍立开始融化,不过十年,只剩下悬崖上的暖菱还映照着斜晖。已经十年了,渊年已经长到白央的肩头了,长发也随意地散落在地上,不曾修剪过。那件白色的群衣也随着渊年的成长而成长,恍惚间,白央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冰天雪地中柔弱的小精灵。可转瞬,又消失在风中。  回去看看好了。渊年被白央带到了苍立,十年的沧桑,这里更像一个荒凉的世界了,没有白雪的覆盖,裸露的皮肤显得灰濛濛一片,毫无生机可言。渊年登上悬崖,闭着眼抚摸这些暖菱,还是可以感觉到昔日的温暖,透过手心,到达心底。睁开眼,眼里是澄清一片。王,如果我死了,请把我葬在这暖菱之中。  好。白央如同十年前的回答,用手握住渊年的手,就像当初渊年反握住他一样的,暖菱的光芒再次闪耀在两人的眼里。  王,既然时间不曾等我,那我再用千年换你十年。  在这温暖如春的地方,无人发现,冰雪悄悄覆盖。    宿命纠缠,千年后请再唤醒我    当在这场胜利结束的时候,没有人欢呼,世界在这一刻寂静下来。  那个永远如伟岸一般存在的男人竟然伏跪在地上,那永远绽放光芒的浅褐色眸子早已黯淡下去,那个陪伴了他十年的白色影子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白央手里紧紧握住一样东西,尖锐棱角划破了他的手掌,血色弥漫。张开手掌,是块暖菱,温暖异常,微光一闪,那还在流血的伤口便恢复如初。白央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一般,站起身,心底空荡荡的。渊年,你说让我把你葬在暖菱之中的。  又见苍立,不过短短数月,那裸露的山色已经被悄然而至的冰霜覆盖。盲目登上悬崖,暖菱还是明媚得如此美丽,我们在这里相遇,现在让我亲手将你埋葬,有了你的暖菱是不是会更加灿烂,就像你不曾褪色过的容颜,我是你的信仰,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我知道,你的魂还在这。  徒手砸开一块冰凌,小心地那块暖菱放进冰层中,转瞬便凝结了一层冰霜,却丝毫不感觉寒冷,柔和光芒像是渊年的气息呼在白央的手心里,有些湿有些痒。  渊年,你想告诉我的到底是什么。  把脸贴近暖菱,轻轻地,好像在倾听着渊年过去的声音。    白色流年,梦一般的沧海年华    我是白央,取自白色的白,未央的央。我生在王城,一个颠簸的年代。  我知道,苍立有人在等我,这是我出生以来就刻在我脑子里的话。在王城的城墙上经常可以看见苍立山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母妃告诉我,那是又一个生命的逝去,可我知道,那是一个人对我的召唤,我甚至感受得到她着急的心情,恍惚中看得到她焦急的面庞,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我终于在乱世中离开了王城,十万里,我走了三年,苍立的光芒却越来越来微弱,仿佛一个快溺死的人还在垂死挣扎。当我遇见她的时候,她就躲在那片暖菱之中,我给了她名字,渊年,这个烙进我灵魂里的名字。我看见她一尘不染的笑容,发出比暖菱还要迷人的色彩。  从带走她,苍立就开始融化,不过十年,便已看不出以前的颜色。她的脸色随着苍立越来越苍白,看风吹起她的袍子时,风仿佛就会在不经意间带走她。又回到苍立的时候,她请求我把她葬在暖菱之中,我看着她的眸子,是从未有过的脆弱。好像是已经预料到的结局,她替我挡住了一击,我把她抱在怀里,看着她的发丝一点点消失,直到化作手心里的一块暖菱。渊年,我受伤九次,你还要留一次轮回,为了下一个十年,我愿意。  带她回到苍立,苍立已经白雪皑皑,亲手把她放在暖菱之中,动作如此熟悉。  每一次,都是我知道,千年轮回,九世孤独,一世许你十年。    恍惚隔世,不变的是那场暖世    我是渊人,这个世界神秘的种族。无人发现过我们的栖息地,传说的我们是住在一个叫渊谷的地方,生生世世不得踏出一步。其实所有人都错了,这个世界,本就不存在渊族这种种族,有的,只是苍立上那无边无际的暖菱。  暖菱会开花,一千年一次,我是暖菱开出的花,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吸收着人温暖的生命,仿佛是一个深渊,永远无止境,所以我叫渊人,无止境享受温暖。或许是老天嫉妒暖菱的日子,它限制了渊人,渊花的寿命只有一百年,并且不得离开苍立。若离开,等到苍立冰雪消融,再次结冰之时,便是渊花凋落之时,细细数来,十年已经是上天好生之德。除非将渊花死后重新葬回暖菱之地,否则暖菱将会全部融化,再也无法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王,请原谅我的不诚实。  请将我葬于这暖菱之中,千年后,暖菱开花的时候,我会再次回来。  王,渊人这一辈子,无法拥有自己的名字。若有了,便是永恒,原以为这一百年会错过你的转世,我还是在十年遇上了你,我是渊年,恒古不变的渊年。  千年后,你我会再次相逢,我信天,所以天会眷顾着我。  请用暖菱再次唤醒我,请叫我的名字,渊年。  白色流年,我在末世遇上你。   共 36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全国羊角疯病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