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第07章神秘老者

2020-01-24 22:09:54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07章 神秘老者

古树参天的密林中,正上演着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那群蜥蜴般的怪物被那只庞然大物追击的四处乱窜,嚎叫连连,毫无一diǎn反抗能力。仿佛在这只庞然大物面前,它们只是一群被送入虎口的羔羊。再多的挣扎,都逃不掉死亡的事实。

“嗷呜”

一头蜥蜴怪物旋转着被硬生生的抛向空中,摔向浓雾弥漫的悬崖之下。

哧哧哧

从那只庞然大物的口中喷出一团熊熊烈火,直喷在那群蜥蜴怪物身上。那群蜥蜴怪物被这一团烈火燃烧着硕大的身躯,浑身冒着浓浓的黑烟。一时间,那群蜥蜴怪物‘唰,唰,唰’的在密林里四处乱窜。让这片战场陷入了一片烟雾弥漫之中。

其中一头蜥蜴怪物更是被那只庞然大物尖爪一抓,深深的刺进脖子间。转而双翼发力,狠狠的一挥,将那头蜥蜴怪物向着刑鹰等人的方向摔了过来。硕大的身躯之上早已被撕咬的遍体鳞伤。眼看那头蜥蜴怪物就要摔进人群,手里有枪的队员果断的抬起手枪就是一阵爆射。杨元手中的匕首同时‘唰唰唰’的闪向蜥蜴怪物。

那头蜥蜴怪物被这一连串的刀枪子弹射入整个身躯里,一下倒在了地上,震起一片尘土。童言则在蜥蜴怪物倒地的那一瞬间,脚下突然发力,快速的闪到蜥蜴怪物身边。

手中匕首‘哧’一下刺进蜥蜴怪物的下颚处。接着由右至左,用力一带,将蜥蜴怪物的脖子切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口。整个动作快速而狠毒。顿时,从那头蜥蜴怪物的脖子下喷出浓浓的血液。童言被这喷射而出的浓浓血液溅了一身。

眼看着这头蜥蜴怪物已经渐渐的没了气息。硕大的身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童言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那头庞然大物的方向比划了一个手势,欣欣然的念道:“好家伙,合作愉快。”

众人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

仇木,刘策更是伸出一个中指对着童言比划了一下。

可众人这才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庆幸时,那头庞然大物双目发红,‘唰’的一下向着众人的方向飞了过来。

“他娘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快闪。”

众人快速的向着树林浓密的地方闪去。可他们的速度跟那只庞然大物的速度一比实在是太慢了。在众人刚准备四下散开时,那只庞然大物已经飞到众人的身前,‘呼’的一下降落在尘土飞扬的地上。

那只庞然大物降落到地上后,嘴里发出暴怒的吼声,双翼则快速的来回拍打着。火红的双眼里透着一股摄人的血腥气息。

众人一时间仿佛被使了定身术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那只庞然大物却并没有攻击他们,而是慢慢的将双翼缩了回去,转着身躯四下打探着刑鹰等人。

在身躯定在刑鹰所在的方向时,火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刑鹰,仿佛是看见了自己的猎物,又仿佛在看见刑鹰的同时,犹豫着是不是要攻击刑鹰。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莫名其妙,相互对视,陷入一片茫然之中。

而此时,萧厉隆,疯虎,仇木等人更是浑身杀气腾腾,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那只庞然大物,随时准备展开对那庞然大物展开致命的攻击。

刑鹰在看见那只庞然大物火红的眼睛是在盯着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捏紧手中的金爪,也死死的盯着那只庞然大物的眼睛。一时间,密林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稍过片刻,刑鹰眉宇部自然的轻轻皱了一下,略一思索,捏紧的金爪缓缓的松了开来,眼里的杀气也渐渐的退了下去。

而更加奇怪的是,在刑鹰做出这不可察觉的细微动作时,那只庞然大物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火红双眼里的血腥气息缓慢的淡了下去,庞大且雄壮的身躯突然的变得柔软下来。而双翼则轻轻的伸展开,缓缓的摇动着。那样子仿佛是一只宠物在对自己的主人示好。

众人眼看那只庞然大物突然变得这么温顺,而感到一阵疑惑。刑鹰心里更是不知不觉间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似曾熟悉却无以查询的感觉。

而就在刑鹰等人被那只庞然大物的举动弄得一阵疑惑时,悬崖对面传来一声轰鸣的震吼。

震吼之声在绵延的群山之间来荡着,声音所到之处,刹时间飞鸟乱窜,群兽低吼。

这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让听见的人无不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四下张望着。

而那只庞然大物在听见这声刺穿云霄的震吼之后,突然转身望着悬崖对面,滚圆的双目轻轻的上下转动着。眼里的神情仿佛是被某种比它更为凶险的神秘生物召唤一般,随即双翼一震,身躯向前倾斜‘唰’一下飞了起来,在密林上空围绕着刑鹰等人转了一圈后,’呼‘一下飞出了密林,向着悬崖下方飞去。

密林中的众人相互的看着,眼神里充满着疑惑与好奇。更多的却是危险远离的解脱。可刚才这声震吼却让众人又一次提高了警惕,这一连串发生的事件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他娘的。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二号短刀握紧警戒着四周,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的紧紧的。

“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地球上居然还存在着这种怪物。还有刚才那声震吼,会是什么生物发出的呢?”

“你们説,这会不会是传説中的恐龙?”

“怎么可能,恐龙早在几千万年前就已经灭亡的了。不会是恐龙。”

“但看它那身躯,形状,以及双翼,除了恐龙还会是什么?”

“会不会是变异了的一种鸟类?只是生活在这亚马逊密林深处,不被外界所知而已。”

“你他娘的才鸟类。有这么大的鸟吗?瞧那体型,那翼展,肯定是史前生物。”

“我觉得有可能。不然怎么解释?”

众人疑惑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实在是被这只庞然大物以及刚才的那群蜥蜴怪物弄的一阵惊讶与疑问。

“鹰哥,你不觉得奇怪吗?刚才那只怪物居然对你那么温顺。”一号走到刑鹰身边説道。

“嘿嘿,我觉得哈,那只庞然大物一定是看上鹰哥什么了,不然怎么解释?刚才还那么凶残,在看见鹰哥时就突然的变的那么温顺。”童言邪笑着调侃道。

“咦,有可能哦,我看有可能,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可能,嘿嘿。”寇继宝也跟着嬉笑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刚才从那只怪物的眼睛里,我感觉到一股説不上来的奇异感觉。”刑鹰説着转头看向悬崖。

众人被刑鹰这么一説,突然的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这这他娘的也太奇怪了吧。

“看来我们的搜寻计划得重新制定了,这件事一定有它诡异的地方。”韩佳手托着下巴説着陷入了沉思。

“恩,鹰哥,我觉得人手安排方面的确是该重新制定下。这样分散开来搜寻,指不定会出什么意外。”萧厉隆接过韩佳的话説道。

“这样,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具体的商讨下接下来的计划。名灵,你带一队人绕过悬崖查探下路线,一号,你留几个人去取那头怪物的标本,回去后研究。天黑之前我们务必要找到一个安全的落脚diǎn,就这样,行动。”

“是,鹰哥。”刁名灵,一号身躯一正,带着一队人各自行动起来。

在刁名灵,一号等人离开后,刑鹰众人看了一眼悬崖对面转身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而就在刑鹰等人消失在那片丛林后,悬崖对面的一座山峰上,一个一身绿袍飘逸的老者,双手背负在身后,长长的头发在风中肆意的摆动着,一副君临天下的气息。一把修长的宝剑立在他右侧的岩石中,任由微风吹过剑身,隐约能够听见剑身发出丝丝剑鸣的声响。

老者远远的俯视着刑鹰等人刚才所在的密林处,身上那股君临天下的气息比之傲泽显得更胜一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自言自语道:“恩。这xiǎo子到底什么来头?火龙神兽见了他却变得这么温顺。不可能啊?”

“难道他是轩辕族的人?那就更不可能了,傲泽可是很坚定的説过是他儿子。恩。我得好好观察下这xiǎo子,是块好料啊。”

老者説着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转身走下了山峰。在老者修长且轻盈的身形走下山峰后,那把立在岩石中的宝剑’哧’一下激射而出,飞到老者手中。老者握着那把‘哧哧’作响的宝剑,欣慰的念着:“剑灵,是该给你找个新主人了,这也是你的宿命。希望他不要让我们俩失望。”

説完,老者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另一边,刑鹰等人在闪进丛林后,快速的向前奔去。在经过两个xiǎo时的快速穿梭后,在一个布满绿草的山洞外停了下来。

“鹰哥,我们四处查探过了,这个山洞处比较适合宿营。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左边是丛林,我已经安排了暗影队员在外围警戒,一有紧急情况,我们可以随时往丛林内撤去。而右边则通向一个大峡谷,一号已经带人去布置了。我们只要将这两个位置死死扼守住,这里就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刁名灵来到刑鹰身边,将所在的位置及布置汇报道。

“恩,天也快黑了,今晚就在这宿营吧。吩咐下去,大家都提高警惕,这里可是紫族的地盘,容不得一丝大意。”

“是,鹰哥。”

待刁名灵转身向密林里走去后,刑鹰与萧厉隆,疯虎等人缓缓的走到悬崖边,四处查看着的周围的地形。

“厉隆,佳,疯虎,上官泽,如果你们是紫族的人,会把秘地建在这丛林深处的什么位置?”刑鹰站在悬崖边看着远处的浓浓迷雾略有所思的説道。http://)。

“恩,这diǎn的确是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如果是我,我会把秘地建在四面环山的盆地里,只留一个出口。这个出口一定是要建在一个十分凶险且不易被发现的地方。”萧厉隆站在刑鹰的右边,看着悬崖下方的峡谷説道。

“恩,我赞同龙哥的看法。但要补充一diǎn,四面环山不变,我会把秘地建在一个略高于盆地的山谷间,不会建在盆地里。因为建在盆地里,一旦洪水来袭,势必将淹没掉整个盆地。那样的话,秘地不用外攻,从内部就土崩瓦解了。”站在萧厉隆右边的韩佳在听完萧厉隆説完自己的观diǎn后,略微沉思了片刻,将自己的看法和观diǎn详诉道。

“恩。我怎么没想到这一diǎn呢?”萧厉隆转头看了看韩佳,脸上露出一个赞赏的微笑,转而四下查探着道。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秘地建在地下,很深很深的地下。呵呵”刑鹰左边的疯虎説着淡淡的笑了起来。笑容里分明有一种自信的意味。

“恩。”

刑鹰,萧厉隆,韩佳同时‘恩’了一声,转头意味深长的看向疯虎。

“我也赞同疯虎的看法。”疯虎左侧的上官泽手指贴在鼻梁间轻声道。

“恩,疯虎,説説你的看法?”刑鹰看了看上官泽转而示意疯虎继续。

萧厉隆,韩佳,上官泽也同时看向疯虎,diǎn了diǎn头。

兴城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公立哪家好
保定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杭州的牛皮癬医院
东莞妇科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