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说】杠爷(二)“毕业”

2020-03-27 15:30:58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咦,怎么那么舒服,软绵绵的就和自家的沙发一样。可仔细一想不对,谁家的沙发会扔在这里?在种种的猜疑中杠爷试着用手去摸了几下,突然一个疑问闪过发髻,咋沙发还有体温?慢慢地他的脸开始变得生硬起来,接着便是一声大叫:“妈呀,我咋坐在人身上,真是活见鬼了!”此时杠爷心里有些害怕,嘴上说:“朋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们平日无冤无仇你可不能害我!”谁知话音刚落,地上躺着的人便开始说起酒话来:“兄弟,干杯!喝!”一听这话杠爷悬着的心总算是平静了许多,他心里暗暗骂道:“妈的,哪儿来的酒鬼竟敢欺负到俺的头上,看我不揍你一顿,说着他便开始摩拳擦掌起来!”但仔细一想自己可不能为公而报私,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呀!于是他收起刚才愤愤地架势,开始想问题解决的关键。他仔细分析着那人刚才说的话,想着他肯定是到哪里讨酒喝,没想回家的时候酒和自己较上了劲,所以才倒在哪这里。正想着一股难闻的残羹和着酒味扑面而来,直把杠爷熏得快要掉下眼泪来。救人如救火,主意打定他便把躺着的人扶到干燥的地方,安顿好后就开始打探着消息起来。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的夜!
当家的,去看看是谁?
好勒!门开了那人见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就开始问起话来。
大爷,您有啥事儿?
我向你打听个人!
谁?
我刚才经过路旁的水井,看见一个醉酒的人躺在那里,不知道你们认识不认识?
那好,我跟您去瞧瞧!说完,两人一起向井边走去。借着皎洁的月光,那人仔细看了一下说:“大爷!这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我一时又想不起来,您容我再好好想想!”杠爷说:“那你先回忆一下,看能不能记得起来!”渐渐地那人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终于一丝灵光闪过脑际!
大爷我想起来了,这人是我们村肖老家的儿子。
那你去把他们请来吧,我在这里守着!
好的!大爷那就麻烦您了!
记得快去快回啊!
放心吧,大爷!此人说完就飞似的消失在杠爷面前,大概过了一刻远远地有一些嘲杂的声音。
你们咋这么慢呀!快点!那里还有人在等着呢!
谁叫他喝那么多,我都跟他说了好几次,他就是不听!
哎呀,你们吵什么吵,现在哪是吵的时候,先把人弄回去再说!也许是他们的声音太有魅力了,时不时还能听见几阵的洪亮地犬吠声,渐渐地人群向杠爷这边靠了过来,隐约地他能听得出里面有刚才那个小伙子的声音,于是他大声地吼了句:“人在这里呢!”众人见状便加快了脚步,恨不得立马来到杠爷身旁。
大爷,谢谢您!
没啥!
现场众人一阵忙活,趁此之际杠爷便悄悄地离开了,等大家留意起来时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咦,刚才那位大爷,你们看见没有?
先前不是都在这里吗?怎么?
要不大家先找找看在不在附近,兴许去方便去了!
大爷,您在哪里?众人喊了几下见没回音,这才断定他已经走了,于是心里不免对他生出了些许敬意之情!
却说杠爷走后这会儿正寻思着今晚的落脚点,恰好一辆马车停在了路旁,出于本能他上前去瞧了一下。咦,这不就是个免费的睡觉场所吗?他想着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再者这马车上有铺好的麦垛,正好可以当被子取暖。于是他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躺在上面便蒙头大睡,但仔细一想万一车夫要赶路自己岂不是又要重新再找地方。想着他便拿了些麦垛到车底下睡去,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时至半夜,两个人的对话把他从梦中惊醒。
你就不能轻点儿!
怕啥大家现在都还做着春梦呢,有什么好怕的!
别忘了,咱们可是在偷情,万一被人家发现了,那可就没有好果子吃!
你呀,就是太小心了!
还是小心一点好!
好好好!我轻点就是!
你呀,真坏!接着便隐约地能听见那女人的呻吟声,这还不算连马车都开始颤抖起来。杠爷平生是厌恶这种人的,想着两人的如漆似胶就觉得不是滋味,突然他心生一计便不由得偷笑起来!
只见他悄悄起身走到另一地方藏了起来,接着他顿了顿嗓子喊:“大半夜的谁在那里,还让不让人睡觉?”这话一出,两人顿时警觉起来!那女人让男的起身让去看看!男人有些扫兴,因为正在兴头但不去也不行,因为毕竟两人是在偷情!所谓做贼心虚,男人心不在焉的向这边走了过来。杠爷则急中生智向对面扔了颗大的石头。目的达到,男人被引开了!接着杠爷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块不大不小的布将自己的脸蒙起来,只露出眼睛,鼻子,嘴!随后又快速地来到被惊吓了一阵的女人身边,他伸手去碰了一下那女人,女人也纳闷不知是什么碰了她,正寻思着她便掉转头向那边望去!透过一束光线,只见一个嘴吐长舌,脸孔有些像黑面罗刹的人出现在她眼前。
啊,鬼呀!没想这一招把那女人吓得大叫起来!那男子听到一声吼叫,遂匆忙赶了过来,不想女人已经晕了过去。他见状也开始慌了起来,这时许多人家的灯都亮了,他怕被人发现便灰溜溜的离开了。至于后面的事情是怎样的杠爷也不知道,因为这对他并不没有多大意义。他想着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于是又找了个地方睡了下来,梦里夜的使者看见了他甜甜的笑。
又过了一些时日,杠爷仍是一无所获。他想着这样盲目地找也不是什么办法,突然他想起了姐姐梦里的一段话,姐姐那把护心锁是在两年前掉的,而且那次发生了意外的车祸。于是他寻思着是不是只要能够打听到两年前类似的事故,就可以从诸多线索中找出些端倪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可是逢人就问,问啥当然是打听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了。
师傅我向你打听个事儿?
大爷,没见我正忙这呢!
师傅我向你打听个事儿?
啥事儿!
你们这里两年前发生过车祸没有?
啥,你家才天天出车祸!去,真是扫把星!
师傅我向你打听个事儿?
大爷您说!
你还记得这里发生过车祸吗?
大家我记不起来了!您问问别人吧!
师傅我向你打听个事儿?
大爷您讲!
两年前这里发生一起车祸你有印象没?
车祸倒是发生了几起,但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起!连续几天杠爷都是一无所获,他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这天中午突降大雨,杠爷一人躲在废弃的瓦窑里,本以为可以避过这场雨。谁知雨越下越大,水也开始越积愈多,杠爷只好一点一点地往高处走。可仔细寻思万一塌方了咋办,正想着一个狭小的地方开始掉了些泥块下来,幸好没掩住洞口。此刻已经容不得自己细想,他淌着水飞快地向出口走去。还没走出窑口几步,后面便是一阵震耳的轰鸣声,躲过一劫的他见此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了落脚的地方,他便跑到附近的山洞里去歇息。全身湿透的他开始打起喷嚏来,随后就是一阵轻嗽,突然他想起了临走时那个懂事儿的小女孩。这时他从包里拿出一袋草药,好奇地闻了起来。之后见他把零星的一点往嘴里塞,可能是有些难咽的样子,接着他打开水壶喝起水来。待雨停后,他便在山上拾了些柴火在洞里取起暖来。夜幕降临,他就在洞里静静地睡了。
次日清晨,一阵寒意把他从梦中惊醒。杠爷起身一看原来山洞里的水正往自己这里一步一步地漫过来,此刻情况危急已经来不及多想他迅速拿起自己的背包就往外走。可刚出来,竟碰到一个不讲理的人!
哎哟,谁呀!大清早的赶去投胎!
对不起,他媳妇!
哟,叫得还挺清热的。可我就是不吃你那一套!
可是俺没招惹你呀!
你就是招惹我了,就在刚才你差点把我撞摔跤了!
可你身上也没少块肉呀!
没少,可是你也撞疼我了!说着那女人就往地上一坐,也不顾干的还是湿的,一个劲儿的要杠爷赔钱!
杠爷见状,想去扶那女人,可他还没碰到就听她说:“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告你非礼!”这下杠爷慌了,他可从来没遇见这么无赖的女人,细想一下不就是想讹点钱嘛!于是无奈之中他掏出 0块扔了过去!不过这法子还真灵,那女人硬是收起了刚才丑恶的嘴脸。可接下来的一番话直把杠爷气得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完事儿,只见那女人嬉皮笑脸的说起话来。
大爷,俺的衣服裤子都脏了,您看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你,你,你...
你什么你,不给是吧!我可喊人了!此刻杠爷虽在气头上,但是他也只有忍着!
给,我身上就那么多了!他脸上有些不满地说着!
早拿出不就没事儿了!说完,那女人竟在他面前扭了扭屁股走了!
虽然杠爷一下子被那女人“勒索”去了50块,但这和完成姐姐的心愿相比算不了什么,可毕竟是自己的血汗钱呀!他不由得叹了一句说:“哎,就当是花钱消灾吧!”
这天他从山上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卖部。他买了点吃的东西,又在一馒头店买了几个准备上路。可没想店老板刚补完钱,迎头却撞来一个小伙子,不过还好没撞疼他。走了一会儿他越想越不对劲,咋好端端的有人来撞我呢!正思索着,手已经往自己的兜里摸去,可就是摸不着底。他疑惑的看了过来,啊,装钱的口袋已经被割了好一长条口子!钱呢,不用说已经被那人偷走了!此时他越想越气,不过还好他的另一个包里还有些散钱,已经足够回家了。
师傅,请问这里有没有去柳庄的车呀?
柳庄!有!不过得下午 点钟!
哦,那在这里等得到车吗?
可以!
那好,谢谢您!
不用谢!
就这样杠爷的次“出巡”算是以失败告终,回到家的他也洗了 个月以来的回澡。浑身舒坦的他,吃了点东西就幸福地睡去了,因为现在的时光对他来说无疑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没过几天养足了精神的杠爷,又整装待发踏上了那条艰难地历程!

(未完待续)

共 6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可以说,杠爷的经历真是丰富多彩。这无疑影射了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善良的杠爷一路行程,积德行善,可是到头来却遭人暗算,真是令人气愤。他为了姐姐的心愿,含辛茹苦,磕磕绊绊,可是却无果告终,这社会真的折磨人呀,但是倔强的杠爷哪里肯善罢甘休,没过几天养足了精神的杠爷,又整装待发踏上了那条艰难地历程!期待下回分解。推荐。----玉树临风
1 楼 文友: 2012-01-17 2 :00:02 谢谢临风老师为我写按!问好! 爱好文学,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独树一帜,书写靓丽人生!血栓外痔
小孩打喷嚏的原因
玉林制药鸡骨草胶囊
血管堵塞百分之七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