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的秘密第977章自走囚徒

2020-01-24 21:37:51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977章 自走囚徒

黄金镇的犯罪率节节攀升,在这个礼崩乐坏的年月,看守所自然是人满为患。

大学生劫匪自以为咱是道儿上的,谁怕谁呀?进去之后就跟牢头产生了霸权之争,五大三粗的牢头一声令下,几个狱友一拥而上,把秀才模样的劫匪小头目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

秀才还挺横,硬是不服,牢头不得已,出了杀招,用小螺丝刀照秀才的肚子来了一下,这才让秀才感觉到了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恐怕这是要死人呢。

秀才的眼睛模糊了,听力也模糊了,似乎自己的小弟在耳边轻轻地呼唤自己的名号。

救护车来了,把被捅了的秀才抬上去,赶往黄金镇的医院——吉尔伽美什医疗中心。

当秀才醒来的时候,身边居然还有自己的小弟在一旁,真是温馨呢。

倒是小弟的目光却让自己看不懂:“哥,你……醒了?”

这句废话不知道让秀才哥如何回答。

过了一会儿,秀才哥忽然明白了小弟的目光的含义,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的手抬起来,居然……是一条机械臂?

秀才哥本想说两句俏皮话来安慰自己的小弟,看到这条机械臂,呆住了,他立即又抬起另一条胳膊,妈呀,又是机械臂!掀开被窝,卧槽,全身都是机械结构。

我不是做梦呢吧?我不是仅仅肚子被牢头捅烂了吗?怎么会……

小弟沉痛地道:“医院说他们技术不够好,只能先给你接上机械汉的身体,等将来技术升级之后再给你换回了,如果我们能出钱的话。而现在着一副机械汉的身体是战场上被击毙的义勇兵各种零件拼凑起来的货色,很便宜,如果我们给不起医疗费,可以向镇申请报销。”

彪悍的秀才看到自己除了脑袋之外,整个儿身体都被换成了一堆破破烂烂的机械汉零件,原来颀长优雅的男人身体变成了120厘米的锯人,不禁悲从中来,“哇”地一下,放声大哭,天崩地裂。

爱戴大哥的小弟听得也是很难受,陪着大哥一起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安慰:“大哥,别难过了,以后咱赚了钱,可以换回来,这只是权宜之计,您别哭了……呜呜呜……”

他们正哭得欢的时候,一个小护士绷着脸进来了:“两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哭?听我说话,醒来了是不是?赶紧去劳改农场报道,我们医院床位很紧张的,是回看守所还是劳改农场,你们自己选择!”

小弟抹了一把眼泪:“不是吧?我大哥才刚刚醒过来,歇一口气都不让?”

小护士趾高气扬:“你们也不想想你们是什么身份?该死的犯罪分子,给你们劳改的机会就不错了。没长耳朵吗?我们床位不够了,你们占据的是特护病房,你们又没钱,赶紧的,我叫警察来了。”

赶紧?身无长物,有什么好赶紧的?

小护士也觉得自己说了傻话,更不开心了,直接用腕带魔物娘给狱警通知了。

预警居然说让他们自个儿到劳改农场报道。

咦?什么情况?难道不怕我们哥俩半道上溜号?

小护士早知道了他们的心思,冷笑道:“你们以为可以溜号是吧?哼,告诉你们,会给你们穿上一件机甲囚服,锁住你们的身体,要是没按照固定路线,你们就死定了。”

哥俩听得汗毛倒竖。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医院的一个机械保安拿过来两件囚服,看上去就很结实,正面有一个“牢”字,背面有一个“囚”字,特别地扎眼。

穿好衣服之后,哥俩就被赶出了吉尔伽美什医疗中心,突然之间,哥俩似乎感觉到全世界都在看着自己,周围的观众对这他们这一身奇怪的服装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窃笑。

秀才哥更是难堪不已,因为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半人半机械的怪物,而且零件也不齐全,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真是老祖宗18辈子的脸都给丢光了。

“快走!”秀才哥向自己小弟招呼了一声。

哎哟!秀才哥忽然叫痛,因为走得方向不对,机甲囚衣像紧箍咒一样发功,让他痛不欲生。不过这只是他的错觉,因为他已经没有人类的身体了,总之不知道哪个混蛋科学家发明的囚衣,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刺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感受到孙悟空被唐僧念咒的既视感。

囚衣上面的魔物娘提醒他们:“请往西面的公路而去,一小时行走10公里,两个小时之后会有无人机送来干粮,距离劳改农场:30公里。谢谢合作。”

两个苦逼的哥们只能踏上劳改农场的不归路。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金色的夕阳把难兄难弟的身影拉得长长长。

不管大哥变成了什么样,大哥还是大哥,小弟还是小弟。

小弟抹了一把汗,吞咽了一下干涸的唇舌,虚弱地说:“哥,不是说无人机给我们送干粮吗?怎么还没来?我又饿又渴!”

大哥:“条子靠得住,母猪会植树。忍忍吧,大不了一口气走到劳改农场,到了农场,怎么着也可以摘点水果吃吃。”

小弟:“那我们歇一会儿吧,累死小爷我了,特么比打劫累多了。”

大哥:“……我还好,这副身体虽然看着恶心反胃,体力倒是不错,即使它只是一堆机械人的破烂拼凑起来的准垃圾。”

于是,小弟坐在路边,大哥则不知疲倦地站在那里等他的小弟恢复精气神。

过了一会儿,小弟恢复了一点精力,瞅了瞅自己身上的机甲囚服,说:“这玩意儿是哪个缺德玩意儿发明的?我感觉到深深的绝望,想想,我们两个大活人居然被这种衣服强迫着自己去劳改农场,想必在那里我们根本不要残酷监工就必须干活,干不好还不给免费的午餐!”

大哥:“这倒不是我担心的,我担心的是我们现在居然被直接发配到农场了,可见现在的机械人已经彻底抛弃了依法治国的国策,随随便便就把我们尊贵骄傲的人类流放到农场,估计到了那里我们也没人权。”

小弟:“哦,早知道我们应该选择看守所,我以前进看守所不久进会送上法庭,至少可以让指派的义工律师给辩护几句。”

大哥:“……想想那里一手遮天的牢头,我们还敢留在那里?”

多少古今事都付谈笑中,他们正在谈笑,忽然耳朵里听到隐隐约约的打斗声。哥俩连忙爬上小坡,定眼一看,百米开外有一对机械人在武斗。

一个机械人比较高大,200厘米的高度,显然是人类的好朋友:ai系列机械战警。而跟他演对手戏的是从来没见过的180厘米的机械人。这是机械人义勇军型号,拜托了120厘米的束缚之后,他们选择了180厘米这个人类的平均身高来建造机械战士。

在边防线巡弋的义勇军战士发现了入侵者,下来盘问,一言不合便打将起来,论徒手的武力值,两个机械战士算是半斤八两,一时无法分出高下。

义勇军侦查员:“嘿嘿,有点意思,要不,咱来比划比划,都不许用枪,敢不敢答应?”

机械战警冷哼一声:“有什么不敢?”他率先率性地把自己的粒子束佩枪丢在一边,十分大方。

义勇军侦查员也把自己的佩枪丢在一边,做出了自由搏击的姿势。

虽然双方在进行过搏击的训练,可是很少有机会在实战中运用,所以他们渴望一场真正的短兵相接,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180厘米个子的战士采用灵活多遍的拳术,而200厘米的个子为了减少能量的损耗和机械结构的磨损,采取以静制动,不动则已,动若奔雷的策略。

两盏不省油的灯在荒郊野外进行了殊死搏斗。

机械战警踢坏了义勇军侦查员的膝盖,而侦查员戳瞎了对方的眼睛。

侦查员晃晃悠悠,机械战警也头晕目眩。

侦查员感觉自己不能再托大了,眼观六路,就地一滚,扑向自己的佩枪。机械战警早就防着对方来这一手,几乎在同一瞬间,他也就地一滚。

侦查员心中一喜,因为他距离自己佩枪的距离更近,机械战警死定了!可是他没想到机械战警奔向的不是粒子束枪,而是一块石头,然后把石块当成飞镖,直奔侦查员的要害——咽喉,打坏对方的脊索神经,整个机甲就死机了,乃是武术家必争之地。

正中目标!正当机械战警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侦查员居然还是捡起了佩枪,狂暴的粒子束奔涌而出,将机械战警的传感器破坏得淋漓尽致。

在一阵短路的火花迸射中,机械战警英年早逝了。

侦查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淡淡地道:“不自量力……想不到我们可以启用无线备用神经传导吧?可惜……还没逼问出这家伙是怎么穿过空中侦查的……”

前路漫漫,小小的胜利几乎不会对战争产生什么影响,侦查员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突然抬头,朝两个偷偷围观的囚徒的方向看过去。>

河池市复退军人医院
宁德人民医院
长春银屑病研究所
深圳如何快速治疗妇科病
聊城癫痫病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