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曾是反日爱国的愤青多瓦

2020-09-17 19:55:16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蒋介石曾是反日爱国的“愤青” 导读:蒋介石曾是反日爱国的“愤青”日本有一个“日本蒋介石研究会”,会长是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庆应大学名誉教授山田辰熊。11月30日,这个研究会在位于日本新潟县上越市的上越教育大学举办了题为“蒋介石与高田以及中日苏关系”的国际研讨会。当年,蒋介石留学日本期间,曾经在日本新潟的一个小镇——高田的陆军第13师...

蒋介石曾是反日爱国的“愤青”日本有一个“日本蒋介石研究会”,会长是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庆应大学名誉教授山田辰熊。11月30日,这个研究会在位于日本新潟县上越市的上越教育大学举办了题为“蒋介石与高田以及中日苏关系”的国际研讨会。

当年,蒋介石留学日本期间,曾经在日本新潟的一个小镇——高田的陆军第13师团里面作为“实习生”生活过大约一年的时间,这段经历对蒋介石的人生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我先不想说这个研讨会。因为这个研讨会的“目的性”很强,主要是想说明蒋介石当年的留学成绩未必是的,但在高田度过了一段非常有规律的军旅留学生活,这可能是蒋介石日后成为“亲日派”的基础。   蒋介石究竟是不是“亲日派”?我觉得还是先不贴这个标签为好,因为这样容易把问题简单化。我从赵文远、翁有为等著的《蒋介石与日本的恩恩怨怨》(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版)一书中看到这样一段往事的记述,决定先把它抄录下来——   1907年夏天,20岁的蒋介石进入了保定通国陆军速成学堂。在这里,他曾经与日本籍军医教官发生过一次严重的冲突。事情是这样的:一天,在卫生学的课堂上,日本籍军医教官在讲到微生物时,一边指着他摆放在讲桌包括俄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和俄联邦克里米亚事务部长奥列格-萨韦利耶夫等在内的多名俄罗斯军政要员破坏乌克兰上的一块泥土,一边说:“这块泥土,大约有一立方英寸(约16立方公分),这里面有四亿个微生虫。”他进一步解释说:“这可以拿中国来比喻,中国人有四亿人口,就像这四亿个微生虫寄生在这块泥土中一样。”   把中国四亿人比喻为四亿条微生虫,这显然是日本籍教官在课堂上面对中国学生公然对所有中国人的污蔑。日本籍教官蔑视中国人的这种态度,必然引起中国学生的不满和愤怒。不过,大多数同学碍于外籍教官的权威和军校的纪律,敢怒而不敢言,忍住而已。但是,蒋介石却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冲到讲台上,把那块泥土分成8块,拿出其中一块对日本籍教官说:“日本的人口有5000万,在这个1/8立方英寸的泥土中寄生的微生虫,也可以说就是日本人吗?”一贯傲慢的日本籍教官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到学生无情的反击,理屈词穷,无法为自己辩解,只好转移目标,污蔑蒋介石是革命党,并要求校方严惩蒋介石。按照校规,学生反抗教官,有被开除或软禁的危险。学校总办赵理泰了解真相后,知道错在日本籍教官污辱中国的民族感情,所以就没有给蒋介石严厉的处分,只是申斥一番了事。   从这样一段往事里面,可以看到年轻时的蒋介石血气方刚,豪迈气盛,胸怀中洋溢着对祖国故土深挚的爱。这样的人,日后经历沧海桑田的笃行,一定会有倚马可待的执着坚持。况且,后来在日本高田的那段军旅留学生活,并不像如今许多留学生“啃老族”的生活所能比的。所以,我以为对抗日战争中指挥了正面战场一场又一场战役的蒋介石,不应该轻易贴上“亲日派”的标签。“远看草青近看无”,蒋介石的“日本观”是值得好好研究的。

持续降压作用的长效药
肾功能不全高血压什么药
宝宝风热型感冒怎么治疗
脑出血高血压的后遗症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