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影圣尊 第六十五章 月落千愁催奋进

2020-02-15 21:10:03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千影圣尊 第六十五章 月落千愁催奋进

正当风尘已经准备放弃,想要去第二层找找看的时候,咒魇的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响起“小子,等等,我好像找到了好东西。”

“哪里?”风尘闻言立即来了精神。

可当顺着咒魇的指点看过去之后,风尘顿时大失所望。因为咒魇所说的竟然是一本黄阶无品的基础刀诀,仅看上面那厚厚的灰尘就知道这都不知多久没被人碰过了。

抱着怀疑的态度风尘拿起基础刀诀,略一翻看,果然是本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刀诀。

“小子是不是很失望?”似是知道风尘所想,咒魇的声音再次响起“别空在宝山前而不知了,这基础刀诀对现在的你而言是万金难换的宝典。”

风尘正想反驳,咒魇便又接着道:“你小子别不服气,你要练刀,基础的刀法别说做了,就说你知道几个吧?砍、撩、挑、截、推、刺、剁、点、崩、挂、格、削、戳柄、舞花等...你就会个“砍”。

刀术的特点是:勇猛快速、气势逼人,刚劲有力,如猛虎一般。刀,“其用法,唯以身法为要,儇跳超距,眼快手捷“,并要求进退闪转和纵跳翻腾都要刀随身换,身械协调一致。你做得到吗?

刀术的套路有:自选刀、八卦刀、龙行刀,大刀、朴刀、单刀、双刀、梅花刀、八极刀、六合刀、春秋刀、滚手刀等,你了解吗?

刀法的主要内容有缠头刀、裹脑刀、劈刀、砍刀、撩刀、挂刀、扎刀、抹刀、斩刀、横扫刀、按刀、藏刀、背刀、架刀、抱刀、剪腕花、撩腕花等...你会吗?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你还敢看不起基础刀诀?”

一连几个反问,问得风尘哑口无言,将即将出口反驳的话都生生憋了回去。终风尘什么都没说,默默的收起手中的基础刀诀去老者那里登记去了。实在是被咒魇问得太无地自容了啊!

……

“咦?你要选这本基础刀诀?你要知道机会只有一次,选定之后便不可更改。下次再来可就要支付贡献点了。你恐怕是还不知道贡献点的珍贵吧。”老者好心提醒。

“弟子确定。弟子以为相比于选一门威力强大的斗技,打好基础更为重要。”风尘口是心非的说道。他的确是想先打好基础,但没想要打这么基础的基础啊。

又想想自己的一万贡献点,风尘心中又暗语“一本黄阶功法斗技不过百余贡献点,我是真不觉得贡献点有多么珍贵,但选这基础刀诀明明万般不愿,有咒魇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啊。”

不过此间种种不足为外人道也,风尘也要为自己找个冠冕堂皇高大上的理由。

老者自是不知风尘心中所想,听风尘所说反而多看了风尘两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风尘。”

“嗯,你能这样想很不错。修炼忌心浮气躁、急功冒进。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现在的年轻人啊,早就忘了这一点,一个个好高骛远,虚浮无比。”

“谢前辈,弟子受教了。”风尘心悦诚服的给老者鞠了一躬。老者一席话的确是让风尘大受震动,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暗自羞愧。

其实这道理咒魇也告诉过风尘,奈何这家伙总是没个正形,所以风尘也没有太过在意。如今又听老者之言,风尘才惊觉自己竟已差点走了岔路。

“好了,你回去吧,记得三天内将东西送回来。”受了风尘一躬,老者摆了摆手,又重新自顾自的看起了手中的古籍。显然虽然风尘让他稍稍欣赏,但还不至于太过在意。

“这老家伙倒是有点真才实学。”咒魇懒洋洋的声音在风尘脑海响起。

风尘已经习惯这家伙的特殊存在,继续翻看手中的基础刀诀。沉下心来钻进去,不得不说的确是获益匪浅。咒魇之前所说的一大通上面都有记载,此外还有诸多运刀技巧和招式,可以说是“技近乎于道”。

“接下来就是开始正式修炼啦。”风尘心中盘算。

传功殿并不是每天都有宗门前辈讲道说法,还要的等三天才能见识一下。宗门提供的资源每个月固定日期发放一次,现在还没到时候。

对秘云宗这个庞然大物而言,多了一个风尘就像大海中添了一滴水。风尘也没想去搅动什么风浪,他加入秘云宗就是为了修炼,此刻无甚大事,自是以修炼为重。

之前来藏经阁的时候差点迷路,风尘也不是毫无收获。秘云宗弟子虽多,但地方也大,总的来说可谓地广人稀。所以风尘很幸运的在后山发现了一处人际罕至的紫竹林,可以当作修炼之所。

念及至此,风尘直接改变路径,前往紫竹林。全身家当都在玉佩世界中,风尘也不需要多收拾什么。至于吃食,随手猎只小兽解决就好了。

……

月上乌蹄,风尘满身血迹的躺在紫竹林间自己开辟出的一片空地上望着略缺的圆月。这是他来到秘云宗的个夜晚,也是自己为变强之路踏出的坚实一步。

皎洁的月光之中,风尘仿佛又看到了严厉的父亲,慈爱的母亲,的以及焦急的叫着“少爷,慢一点。”的芷香姐的面容。

“快了,快了…爹、娘、芷香姐,你们看到了吗?风尘加入了隐世宗门秘云宗,我在变强,终有一日我会为你们报仇的。”风尘紧握拳头低语。

眼泪不自觉滑落,风尘自嘲一笑“哭?我怎么能哭呢,我的泪早该流干,我的心早该僵硬。我当…强绝。”

而后颤抖着盘膝坐起运转神秘功法,开始继续修炼。

明月勾那离人愁,也勾起风尘心中恨。平时都被压在心底刻意不去想,但今日却陡然爆发,风尘发现自己依旧那么痛。因为那一夜的月跟今夜是那般相像。

“唉,疯了,疯了,这小子是要把自己练死吗?明明下午还好好的这是抽的什么疯。”咒魇飘了出来,看着风尘身上的累累伤痕喊道。

这伤,它是亲眼看着风尘如何得来的。风尘玩命的修炼,好似聚灵剃骨阵中那一条条阵法丝线不是割在自己身上似的。

“唉,也是个苦命人啊。”末了,咒魇也只能叹息一声。

“嗯?”忽然咒魇好似察觉到什么,一个闪身,再次隐去。

此刻千米之外的一片紫竹叶片微微下沉,上面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身影。其目光跨越千米之遥落在竹林间的风尘身上,看到风尘身上的血迹伤痕,眉头微皱,很快便再次舒缓。只是他的目光却在风尘身上定格,好像就是专门为了风尘而来。

这一切咒魇察觉到了,盘膝修炼的风尘毫无所觉,而咒魇出乎意料的没有提醒风尘。

两个时辰过去,已是子夜。风尘收功吐腹内出一口浊气。一番修炼,风尘动荡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在周围浓郁灵气的支撑下修为也有所进步,更加逼近凝脉。

至于在聚灵剃骨阵中留下的伤口,也只剩下一些细微的痕迹。这有风尘修炼神秘功法后恢复力大增的缘故,也因为细丝断裂后溃散的灵气加速了伤口愈合。

风尘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变强了那么一点点,不知道是否是咒魇所说的聚灵剃骨阵有助于炼体的缘故。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风尘拿起一柄竹刀开始修炼刀法。

起手四式:持刀式、藏刀式、拔刀式、对刀式。

刀光闪动,长刀飞舞,以劈,斩,抹,带为主的基础刀法,顺着白色痕迹斩在紫竹之上。

这些白痕都是风尘之前出刀所留,风尘每一刀都力求与前一刀落点相同。

初练刀时马步宜宽,重心宜低以求身稳力雄。大开大合以求舒展筋骨,明确刀势。比如习书,先练大字再练小字,目的是在蝇头小字中也一笔不苟。刀法也是由大开大合练至轻撩细拨而不失。

但风尘之前虽没有系统修炼过刀法,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的身体素质使得他具有良好的掌控力,可以控刀。所以他的练习也直接进入细微掌控的阶段。

风尘在瞬间斩出了数十刀,刀刀都命中划好的痕迹,惊人的准确度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刀法初学者的手笔。

“唉,还是不能能完美控制手中的长刀。”风尘停下身形查看刀痕,又增添了许多新的痕迹,显然是自己对刀的控制不够,落点出现偏差的缘故。

虽然远的也不过半指偏差,但风尘依旧很不满意。真正的战斗别说半指,哪怕是毫厘之差,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想到这里,风尘再次举刀凝目,紧盯刀锋。明明竹制的长刀似散发出金属一般的幽芒。而后竹刀挥动,风尘细细体会刀锋撕裂空气的韵动。

风尘挥刀的速度很慢,好似一位髦耋之龄的老者在舒展筋骨。挥刀、收刀、挥刀、收刀、挥刀、收刀…就这样一刀刀

,一次次,风尘忘记了烦扰,忘记时间,只记得挥刀、收刀。

不知过了多久,当风尘再次挥刀之时,长刀一闪而逝,迅捷如电。片刻宁静之后,风尘面前一跟粗壮的紫竹*着倒下。

此时朝阳恰起,晨曦映照着闭目沉思的少年的坚毅面庞。影,拉得有些长,它来自升起的朝阳。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