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萤火虫节背后的悲哀

2019-03-26 19:05:17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消费萤火虫的遗憾与悲哀

9月6日至8日,广州大学城体育中心举办的一场“萤火虫节”,成为城中热议的话题——有人称很浪漫,但有已参观的观众却大呼“坑爹”,市政协委员韩志鹏也不由得发问:“消费萤火虫,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遗憾?怎样的悲痛?怎样的代价?”

我们对萤火虫其实不陌生。孩提时期,邻家幼儿待在大人怀中,或数天上星星,或看萤火虫远远飞来,又远远飞去,那是怎样的一种情趣。及至年长,读了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回想起孩提时的情形,尤其是夜空中的一只只萤火虫给生活平增的诸多意境,感怀就更深了。

但是,时至今日,萤火虫的居住环境如今正遭受着破坏。在森林砍伐、河流湖泊污染、农药化肥及化工产品过度使用给生物资源带来的极大危害之外外阴瘙痒用什么治,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也侵占了这些小精灵赖以生存的环境。明亮的灯光破坏了萤火虫宁静的生活空间,使它们被迫迁移到乡间乃至更偏僻的地方,继续顽强地生存着。

物以稀为贵,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已很少能够见到萤火虫了,这就给一些人举行所谓的“萤火虫”节提供了可能。使人遗憾而悲哀的是,“萤火虫”节到底是为了保护萤火虫,还是为了牟利,还需要审视后审慎地给出答案。

我们来看看,主办方对萤火虫做出了些甚么吧。其一,将萤火虫的幼虫放在假山假草制成的玻璃罐里孩子一晚上高烧39度5,美其名曰为模拟生态环境,萤火虫是对环境非常敏感的生物,这样做适合吗?既然是宣扬环保,为何不给萤火虫一个更好的环境?

其二,参观者手中的相机手机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管理人员虽然不同意这种做法,但仅仅停留在呵斥阶段,并没有动手阻挠。

这时候问题就来了,对萤火虫生存环境的影响因素就是光,人工照明设施大量设置于道路两旁外阴瘙痒该怎么办,发出的光源扰乱了成虫求偶的光信号,使其没法交配。参观者手中的手机、平板电脑、各种相机不停闪光,更让这些小虫受到惊吓。加上,城市中到处充斥的水泥和砖块建筑,没有清澈的水源和干净的土壤,也让雌虫产卵时难以找到适合地点,从而让一年一生的萤火虫,失去了繁殖的机会。

萤火虫的成虫生活周期本来就短,它们发光,是为了繁殖后代。这样展览等因而剥夺了它们的生育权。而且,萤火虫是很弱小的生命,从尊重生命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应该的。

萤火虫被买卖,萤火虫成为一闪一闪的财富之类的报导时常充斥于媒体报道之间,而它们的结局是凄惨的——卖者取得了金钱,买者收获了面子,观赏者得到了浪漫,而无辜的小虫则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其实萤火虫与现代化城市并不是完全不相容,有媒体报道,国内知名萤火虫专家付新华教授和全国近30个城市的大学生志愿者曾对南京紫金山上的萤火虫进行种群调查。他们在南京紫金山发现大规模萤火虫种群。这就表明优越的城市自然环境还是可以和萤火虫共处的。保护水资源,减少光污染,保护环境,就能留住萤火虫远行的脚步,真期望我们的孩子们能有机会在充满萤火虫柔光的夏夜中入睡,而非是花了50元门票钱去“看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