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两名高考生因父亲问题无法通过政治审查

2019-05-22 05:09:37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河北两名高考生因父亲问题无法通过政治审查

短短10天内,在河北相距不过数百里的地方,邢台的冯艳、廊坊的扈佳佳两名高考考生,一个因父亲上访过,一个因父亲被拘留过,地方公安机关拒绝在她们的政审材料上盖合格章。

两个女孩怎么也没想到,为了备考,政治课本翻卷得像海带一样,汗水能换来高分政治试卷,却通不过“政治审查”这一考。

这个国家的年轻一代,已不再熟悉这样的术语,他们原已准备相信,每个人是独立的个体,命运在自己手上。这个章却告诉他们,“干净的政治出身”、“白璧无瑕的社会关系”、“纯洁的直系亲属图表”,在高考中也是有分值的。每个人在有形的第二代身份证的背后,还有一张无形的政治身份证。

冯艳、扈佳佳的遭遇只是因为赶在高考这个“集”上,被媒体曝光。在没有集市的平常日子,这样的案例有多少,我们无从知晓。

去年,24岁的兰瑞峰报考浙江省文成县公务员,在公安局计算机类职位上,他综合成绩排名。然而因为有个“与自己10多年来说话不超过10句、因滥伐林木罪被执行缓刑”的大舅,他被刷下来。此事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村民认为这个农家孩子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有35个村委会盖上公章,要求有关部门录用兰瑞峰。甚至闹到了法庭,无果。

35个章赢不了1个章。面对这样一个听名头甚至已经有点陌生的章,人心却修正不了政策僵局,如何让青年人相信,社会在进步,命运真的完全握在自己手中?

先不说上访、拘留算不算“大的政治错误”,姑且称之为“污点”吧(也许那根本算不上污点)。但父辈的“污点”,一定要成为下一代的胎记吗?一定要像蛇一样紧缠着他们成长的每一步吗?

“一人做事一人当,赖着孩子怎么行啊?”“大舅犯罪与我何干?”我想象不出,还有比扈佳佳母亲、兰瑞峰这两句话更朴素、更有力的辩护词。

[1][2]下一页

陶晶莹:我老公不知道我已有精神外遇
县城管局:集中清理远洋广场河滩垃圾
中海船厂新建57000吨海轮顺利下水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