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铝业或放弃10亿美元收购蒙古南戈壁煤

2019-05-15 02:29:33 来源: 连云港信息港

中国铝业或放弃10亿美元收购蒙古南戈壁煤矿

中国铝业在上游煤炭资源领域的一次海外并购可能面临搁浅。

外媒昨天援引被收购方南戈壁资源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莫利努(AlexMolyneux)的话称,由于政治原因,中铝可能会放弃这项收购。

受此消息影响,南戈壁股价昨天暴跌13.66%至25.6港元。但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并不知晓股价下跌的任何原因。

中国铝业公司一位内部人士昨天告诉,公司并没有表达过放弃的说法,至少目前没有,一切都在按照程序走,主要是蒙古国那边政策多变。

成功收购可能性甚微

外媒援引莫利努的话称:蒙古国政府近期作出种种举动以阻挠这宗交易,令这次收购不可能再继续下去,已经是百分百清楚的。

南戈壁外部事务部副总裁大卫巴特尔(DavidBartel)昨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所给出的材料,印证了莫利努的上述说法。

中国铝业于今年4月5日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超过10亿美元,要约收购南戈壁56%~60%的普通股股份,并称已同南戈壁股东艾芬豪(IVN)订立相关锁定协议。

通过此项收购,中铝将实现对南戈壁的控股,并进而获得南戈壁在蒙古国境内四个煤炭项目的权益,包括着名的敖包特陶勒盖(OvootTolgoi)煤矿。

但在6月14日,一名自称南戈壁前高级工程师刘欣的人向多家投行、券商、咨询公司发送邮件称,南戈壁旗下的敖包特陶勒盖煤矿是一个骗局。该邮件引用大量数据、图表,称敖包特陶勒盖煤矿资源储量造假。不过随后被南戈壁公司否认。

对于此次虚报矿产储量的指责是否会影响到这次并购,巴特尔不愿回答,称这点应该去问中铝方面,因为这是他们的事儿。

根据本报了解,尽管南戈壁否认敖包特陶勒盖煤矿资源储量造假,但是中铝对此事件依然较为重视,不过这并不是影响此次并购的核心因素,真正的阻碍是蒙古国政府对外资的态度。

此次举报事件发生后,中铝两次推迟要约的时间,第二次推迟到9月4日。8月3日,中铝在第二次推迟要约时间的公告中称,需要额外的时间与蒙古国政府进行沟通,并进一步评估本交易的条款和条件。

外媒报道称,莫利努表示中铝已经超过1个月没有与南戈壁方面作任何有意义的沟通。他个人认为,中铝第二次延期交易,只为退出收购谋出路。

受困当地投资政策

昨日,巴特尔给本报提供了一份莫利努在南戈壁2012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会上的录音。

在这次会议上,莫利努表示,自从4月蒙古国政府针对外来投资实施了新的法律,限制一些特定矿产的出口,我们面对的是富有政治敌意的商业环境,要和四个层级、四类管理部门打交道,公司的运营变得非常困难。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南戈壁收入为4860万美元,同比下跌28%;净收入340万美元,同比下跌83%。

5月17日,蒙古国政府批准一项外商直接投资于一系列具有战略重要性重点行业(包括矿产资源)的外商投资法。

在8月13日公布的二季报中,南戈壁称,外商投资法的规定相当不清晰,且容许议会可于审批程序行使大量酌情权。倘外商持股超过资产的49%,且当时投资数额超7500万美元,则须经议会审批。而倘外国企业有意收购战略行业投资的三分之一或以上股份,无论任何建议投资数额,均须经内阁批准。

外媒报道称,蒙古国6月的国家大呼拉尔选举没有产生多数,令政局在随后的几周内存在不确定性,直到8月初,民主党人阿勒坦呼雅格被任命为总理,这一状态结束。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党从人民党手中接过政权后,矿业企业面临的主要风险仍来自主张资源国有的立法者。

外界评论称,除非新的联合政府发出信号,支持外国投资者,无意于重新协商关键的合同或通过限制外资矿产所有权的法案,这些外资企业在承诺大规模投资于蒙古国时才不会心存疑虑。

不仅如此,南戈壁认为,中国煤炭市场目前疲弱的形势对于上述不确定性也是雪上加霜。

膏药贴牌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氟碳彩钢卷
本文标签: